问答推荐网

小说: “罗沙布”回归记

国内新闻 2019-10-10 04:13136tui8.org问答推荐网

  2017年4月 懵懂

 

  我叫扎西罗沙,是新录用的乡镇公务员。我感谢党和国家对我们藏族儿女的优抚,感谢社会对我们藏族儿女的培养,感谢家乡父老对我们的养育,今日有幸成为光荣的公务员,能够有机会尽我所学建设家乡,为父老乡亲们做点实事。

 

  于是,春耕农收有我,修桥铺路有我,宣讲走访有我……群众有需要的地方就有我的身影。我甚至对全乡镇所有百姓家庭情况和所有工作开展情况都能倒背如流,群众亲切地称我为“罗沙布”(布在藏语中是儿子的意思,即罗沙儿子),基层工作的日子过得忙绿而充实,我自认为是一名做实事的好干部。

 

  然而,有天某个领导小组要来到我们乡督导检查,上级单位要求我们“接驾”,洒扫庭院、烹牛宰羊,同时要求我拿出各项工作开展台账、会议记录、工作简报、情况报告、推进报告、工作总结等大大小小上百种材料,有些材料我甚至都没有听过,那一刻我真正理解了“瞠目结舌”“呆若木鸡”的真正含义。

 

  后来果不其然,尽管我熬夜补材料,通宵绘表格,最后我乡还是被通报批评了,理由是“工作开展不到位”“部分工作未开展”,可是他们连乡政府的门口都没有出,就凭我们提供的部分材料就否定了我们所做的一切成效。

 

  那天,书记和乡长发了好大的火,骂我们不务正业,没有任何真才实学,不会来事,看见同事们失落的样子,这一刻,我仿佛懂了些什么……

 

  2018年4月 成熟

 

  这一年经过几次“迎检”,我学会了上级领导检查工作前先给群众打招呼,领导来基层调研时安排个“经典线路”;领导每干一件事我必写简报,领导每行一处我便拍照存档;只要开展工作绝对上发到各种工作交流群;往政绩材料里“注水”,没开展的工作都能被我写得“繁花似锦”。

 

  慢慢的,我便已是远近驰名的“好干部”,同时我也有“表哥”“一支笔”“前线记者哥”的“光荣”称号,可是父老乡亲却不在叫我“罗沙布”了,不过我还是特别满足现在所有的荣光,不费吹灰之力便可得到肯定,比起走村入户轻松多了。

 

  尽管我再也没有进村入户,没有参加任何村级活动和村级调研,和父老乡亲们也渐行渐远,可其他乡镇的同事却常常向我请教工作经验,甚至“八抬大轿”请我去“传经送宝”。在某次大会上,乡领导夸奖我能力强,会写材料,是一个值得培养的好苗子。

 

  某天,县级领导下乡走访入户,随行工作人员也到我乡走访结对认亲的群众。我一早便准备好了大遍访表格,通知老乡在家门口等着上级领导的到来,方便领导们与群众留影。

 

  领导走的时候,和颜悦色对我说:“小伙子好好干,前途无量啊”。那时,我仿佛又懂了些什么……

 

  2019年4月 觉悟

 

  今天突然县纪委的同志来了。在办公室里,我给他们讲解我们“村农房五造”“一低五有 一超六有”“两不愁 三保障”的丰功伟绩,摆出一张张事先准备好的图片、视频资料,可是他们却直言要各村走访看看,这可怎么办?

 

  到了村里,好多群众都不怎么搭理我们,甚至还有群众根本不认识我,这让我尴尬异常,更难过的是文件材料上体现的“高质量”“高水平”“高满意度”……唉,我想这下完了。

 

  后来,我被县纪委监委约谈了,也是那天开始我才意识到自己走的是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的歧路,回想一路进程我早就丢失了初衷和理想,丢失了“罗沙布”这个暖心的称号,我想我真的错了。

 

  不久后,县纪委监委在全县范围内整治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通报了一批典型案例,制定了《关于集中整治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的方案》,出台了《整治工作交流群‘十不准’》。

 

  县纪委监委联合县委巡察办成立了几个暗访小组深入基层一线直接调查相关情况,并且还要抽调一部分乡干部参与交叉巡察,我有幸入选其中。组长告诉我们不单单是看材料、听汇报,更多的是回归到田里乡间看实际工程,这一走访发现的问题还真不少,“罗沙干部”也不少。

 

问答推荐网-总有你的答案 Copyright @2019-2022 问答推荐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58 备案号:琼ICP备194-6449号

联系QQ: 邮箱地址: